記者生活-博物馆里的它们便被「复活黄金碑」重新赋予生命

                                        四姑娘山野生雪豹

                                        這些陶器從泥土變為工具再被塵封進地下,之後又被發掘並被放入博物館的展櫃中歷經千年。無言的文物一直在給世人講述着千年前的故事,它們的生命從誕生之初開始,並沒有隨着它們被埋入黃土而消逝。在滄海桑田之後,又被賦予新的含義。

                                        步入展館,極目所至是花紋各樣、形狀不一的陶罐。陶罐上的紋路不是先民們隨意為之,多種陶器上出現的水波紋表現出他們對水的重視。狀似青蛙的紋飾表達了他們對雨水的渴望,種種紋飾顯示着原始群落的先民臨水而居的漁獵生活。有的彩陶上出現了大量四圈紋,表明先民們已經過上了田園農耕的生活。

                                        圖:臨夏州博物館的展品再現當地人的生活場景 大公報記者劉俊海攝

                                        衣着簡單的先民圍聚在一起,草屋旁邊的三個人在用手搓着泥條,不遠處有人坐在簡陋的陶窰邊低着頭燒着火,肩扛陶器的女人和手抱陶罐的小孩兒正跟着家裏的男主人外出歸來……在臨夏州博物館的彩陶展裏,一處蠟像場景生動再現了古老先民的生活日常。

                                        實習記者關郁凡蘭州報道:兇殘的史前巨獸、野蠻的士兵、非洲草原上的野生動物……太陽落山之後,博物館裏的它們便被「復活黃金碑」重新賦予生命,與博物館守衛者發生許多不可思議的故事,這是電影《翻生侏羅館》中的情節。參觀過臨夏州博物館後很容易讓人思考:那靜默展覽的文物真的沒有生命嗎?

                                        今日关键词:中国男子在日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