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诉求-采用暴力的少数人很难觉得:要对他们所谓的‘爱国者’负责

戈贝尔米切尔痊愈

庫薩克指出,「我今年76歲,但依然記得當年的經歷和教訓。我參加過反戰(越戰)和爭取男女權利平等的運動,也擔任過公職。在這兩種不同的角色中,我學會了既要理解別人的想法和訴求,也要始終追求雙贏的結果。如果遺忘或違反了這些原則,那麼很難達成令人滿意的、和平的解決方案。」

美國艾奧瓦州一位前眾議員在他寫給中國媒體《上海日報》的信中如是說。

庫薩克在來信中開門見山地說:「我抱着日益憂慮的心情關注着香港事態的發展,對那裡發生的事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從自身經驗出發,庫薩克在信中寫道:「我在擔任公職時很快認識到,公職人員雖然有責任傾聽並尊重合法的訴求,但他們必須同時保證公共安全和合理的公民秩序。但凡具有公民意識的人,也都有這個義務。」

這不是庫薩克第一次給《上海日報》寫信了。此前,庫薩克讀了《上海日報》發表的新華社有關美中貿易爭端給美國中西部農民帶來災難的報道,特別來信表示「太多美國農民不高興,而且隨着爭端持久化,更多人對未來感到困惑」。他的那篇來信也發表在今年6月21日的《上海日報》上。

美艾奧瓦州前眾議員致信上海日報:香港示威者必須停止暴力

「我抱着日益憂慮的心情關注着香港事態的發展。」

庫薩克在信中還表示,「從今夏香港第一波示威活動以來,我一直困惑于示威者不斷擴張的訴求。遺憾的是,最近由一小部分示威者發動的暴力事件讓局勢進一步惡化。《紐約時報》引用一位年輕女性示威者的話說:『我們看到暴力訴求在其他地方成功了,所以我們也採用了暴力手段。』」

庫薩克認為,「我不知道她說的『我們』是誰,但不管他們有多少人,我相信他們大錯特錯。暴力只能導致更大的暴力,因為暴力之下,情緒和風險都增強了。暴力很難控制,因為採用暴力的少數人很難覺得要對他們所謂的『愛國者』負責。當這些少數人決定採用暴力時,他們自以為『高人一等』,自以為做得對。」

昨日,《上海日報》收到了美國艾奧瓦州前眾議員格雷庫薩克(Greg Cusack)寫於8月14日的來信。

近期持續升級的非法集會和暴力衝擊,讓機場癱瘓、交通堵塞、商鋪歇業,影響到香港市民生計和經濟發展。

庫薩克最後指出,市政當局應當再次表明願意對話、期待對話,但前提條件是示威者必須停止暴力行為。示威者必須放棄暴力,迅速降低對商業活動的破壞行為,尊重警察和市政當局,澄清自己的訴求。「如果缺乏尊重和傾聽的意願,不知道市民與市政當局應通過協商共同向前,那麼要達成持久和平的解決方案是不大可能的。」

對於少數人的暴力行徑,香港政府和警方的應對該如何評價呢?庫薩克在信中分析:「少數人的這種暴力行為愚蠢之極,因為這是赤裸裸地挑戰市政當局。進一步說,如果得到指令,警察將有足夠武力平息(暴力)示威。當暴力襲警發生時,警察的回應幾率會相應增加。」

今日关键词:可燃冰试采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