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格尔木新闻-可以將古老的戲曲包裝成快節奏的3D電影

世界遗产中国第一

下期「文化觀瀾」將於7月11日刊出

時移世易 古老戲曲新包裝在如今這個快節奏、泛娛樂化的時代,很多人對京劇電影的未來並不看好,但還是有電影人與京劇人不服氣、不放棄。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尚長榮日前接受大公報記者專訪時說:「京劇的挑戰是時代的挑戰,京劇的發展史是順天應時的發展史,如今人們的生活與科技日新月異,觀眾的需求因此同以前也不一樣了。」

1905年,世界上第一部電影《火車進站》誕生的第十年,北京豐泰照相館老闆任慶泰買來一台法國製造的木殼手搖攝影機和十四卷膠片,邀請京劇名角譚鑫培在鏡頭前表演幾個他最拿手的京劇片段,中國第一部電影《定軍山》就此誕生。這部包括了京劇《定軍山》中「請纓」、「舞刀」、「交鋒」三個場面的片子,隨後被拿到大觀樓放映,萬人空巷來觀,自此中國電影便與京劇結下不解之緣。

後來,戲曲在「文革」時期受到衝擊,京劇古裝戲停演,京劇電影產量劇減,即便如此,還是誕生了《智取威虎山》、《紅燈記》、《沙家浜》等經典京劇現代戲。到八十年代,京劇電影開始顯露疲態,隨着改革開放的展開,商業電影、娛樂產業日漸繁榮,京劇觀眾大量流失。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京劇電影主要有兩種形式,一是舞台紀錄片;二是故事實景拍攝。這兩種方式雖然能盡可能地還原京劇本身的味道,但是在電影語言的使用上通常比較匱乏,節奏亦很慢,尚長榮認為快節奏的生活讓觀眾希望看到快節奏的戲,在此認知下他拍攝了京劇電影《廉吏于成龍》、3D電影《曹操與楊修》以及接下來的《貞觀盛事》,「慶幸現在有先進的科技。」尚長榮說,可以將古老的戲曲包裝成快節奏的3D電影,讓戲曲電影有機會再次煥發生機。

2011年,在國家的扶持下,各地開始投入「京劇電影工程」,內地京劇界、電影界的從業員通力合作,目前為止已經誕生了《龍鳳呈祥》、《霸王別姬》、《狀元媒》、《秦香蓮》、《蕭何月下追韓信》、《穆桂英掛帥》、《謝瑤環》、《趙氏孤兒》等十部影片,另有《大鬧天宮》、《紅樓二尤》等十一部京劇電影計劃在未來兩三年內上映。資金到位、政策扶植,但對於京劇電影的發展來說,這只是個開始。

京劇電影曾在海內外輝煌一時,梅蘭芳在二、三十年代先後應邀在日本拍攝了《廉錦楓》中的「刺蚌」一場,在美國派拉蒙影片公司拍攝有聲片《刺虎》,又在蘇聯電影大師愛森斯坦的執導下拍攝有聲片《虹霓關》「對槍」一場。如今在滕俊傑、尚長榮等電影及京劇界人士的努力下,3D全景聲京劇電影《霸王別姬》在美國荷里活杜比影院上映,並獲得二○一五年金盧米埃爾獎,《曹操與楊修》獲得中美電影節金天使最佳影片大獎、日本京都國際電影節最受尊敬大獎。面對京劇電影如何再上一層樓,滕俊傑說自己想要「摸一摸8K的天花板」。

虛實平衡 3D京劇電影創新作為中國當代表演藝術的源頭之一,京劇表演講求以寫意的方法、程式化的表達手段,進行虛擬演繹。這種表演手法富有意境的美感,卻遠離生活,與電影的寫實表達之間存在矛盾。尚長榮等業內人士在將京劇電影化的過程中,一直在虛實間探索平衡。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曾有京劇電影讓演員穿金絲繡鞋一腳踩到真實的泥裏,這個場景很長一段時間都被業內人士視為是戲曲電影表達上的一種後退。但有時過度強調京劇本位性,亦會讓創作者束手束腳,難以在二者的融合上實現創新。滕俊傑告訴記者,最初很多人並不看好他們製作3D京劇電影,認為這件事情不靠譜,而現在,這兩部3D電影《霸王別姬》與《曹操與楊修》已經成為當下京劇電影創作的典範。他們用技術上的創新來彌合京劇電影與觀眾之間的距離,儘管在表演上依舊使用虛擬的方式,但也能吸引今天的觀眾投入其中。

「中國電影與京劇相伴而生,一路同行。」導演滕俊傑日前攜京劇電影《曹操與楊修》於太古城中心作香港首映時,這樣告訴記者。京劇電影作為中國電影的濫觴,陪伴中國電影從無聲到有聲、從黑白到彩色、從海內到海外。從誕生,到繁榮,到沉寂,到復興,這個一度看上去要飛不起來的片種,在如今中國電影開始騰飛的年代,被插上了一雙數字技術的翅膀,期待再度翱翔。\大公報記者 徐小惠

片種獨特 上世紀經典頻出作為中國電影獨有的片種,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戲曲電影的發展都相對繁榮,而在眾多的戲曲電影類型中,又以京劇電影數量最多、影響最大。內地電影網站時光網中,共收錄戲曲電影494部,其中自1950年起至九十年代期間,作品便已近四百部,從五十年代的《天仙配》、《十五貫》到六十年代的《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紅樓夢》等,可謂經典頻出。而當中最為人稱道的要數1960年崔嵬和陳懷皚合作導演的京劇電影《楊門女將》與《野豬林》,兩片被奉為戲曲電影的高峰與經典。其中《楊門女將》在香港發行時,創下了連映一個月、觀影二十多萬人次的成績,轟動一時,在當年《新晚報》評選的「十大名片」中斬獲頭籌。

今日关键词:斗鱼将纽交所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