際組人才-香港年轻人有机会代表国家到国际组织任职

                                甄子丹为女儿庆生

                                香港回歸祖國二十二年,年輕人國家認同感不足,特區政府教育當局責無旁貸,幾年前一場國民教育風波,令國民教育、愛國教育被污名化,政府教育當局迄今苦無對策。不過,只要精神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提升年輕人國家認同的途徑,除了學校教育,還有其他辦法,例如舉辦各種形式的內地考察交流,曾經有提議接受香港年輕人入伍,當兵保家衛國,當然是最好的國民教育,但不知何故,此議一直未有下文。這次公布國家推薦香港年輕公務員到聯合國機構任職,無疑是可行的辦法之一,雖然獲推薦人數不多,但在社會上特別是年輕人中引發的漣漪效應,受到正面影響和鼓勵的絕對不是區區幾個人。

                                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日前公布,五名香港特區政府年輕公務員獲國家推薦到聯合國擔任初級專業人員(JPO),他們分別來自行政署、天文台、機電工程署和廉政公署,在政府任職五至八年,五人將於明年一月起赴聯合國紐約總部、日內瓦和維也納辦事處及世界氣象組織任職,為期兩年。深圳衛視記者請我就此事發表意見,我說:這是一件好事,香港年輕人有機會代表國家到國際組織任職,不僅可以增強國家認同感,更可以切身感受身為中國人的自豪。希望這種做法不是因應目前「修例風波」局勢的一次性措施,而是一項制度性安排。

                                圖:聯合國是由主權國家組成的政府間國際組織\資料圖片

                                早在二○○六年,前衛生署長陳馮富珍獲國家推薦,成功當選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成為首名中國人主政聯合國組織,可惜當年未能由個案引申為一種吸納香港人才參與國家派駐國際機構工作的制度性安排。今次五名香港年輕公僕獲國家推薦到聯合國機構任職,是一種全新安排,正如謝特派員所言,是體現中央對香港青年的重視和信任。我認為,如果能把這種做法制度化,每一兩年推薦一批優秀香港年輕人,讓他們和內地菁英一起作為中國官方成員進入聯合國機構或其他國際機構任職,甚至還可以考慮將私人企業和NGO的菁英納入推薦範疇,不僅擔任一般工作人員,也可以考慮委派他們擔任外交官,如此年復一年,對提升香港年輕人國家觀念,增強國家認同感,相信會大有裨益。

                                相比之下,台灣的年輕人似乎沒有這樣的機會。幾個月前我在一個台灣網站上看到一篇文章,題為《你知道聯合國等國際組織,正在快速的「中國化」嗎?──兼論台灣外交人才培育的困境》,作者感慨聯合國和各個國際機構中有愈來愈多來自中國大陸的人才,雖然台灣不缺人才,然而,台灣人才不管學歷再優秀,卻往往很難進入國際組織擔任高度專業性工作發揮所長。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什麼,相信大家心知肚明,毋須贅言。

                                「修例風波」引起連串暴力衝突,至今警方拘捕約六千人,青年學生佔逾四成,情況令人痛心,有人表示對這一代年輕人失望放棄。其實,正如謝鋒特派員在發佈會上所說,黑衣暴徒只是一小撮,不能代表香港青年。但新一代青年學生對國家認同感嚴重不足,卻是不爭的事實,情況嚴峻,中央和特區政府,以及全社會都必須共同關注,盡快採取對策和措施。

                                當然,這種做法不應該被狹隘地理解為中央對香港年輕人的某種特別優待,實際上,香港教育制度與西方國家接軌,無論語言上或政治文化上,香港年輕人到聯合國以及國際機構任職,與其他國家特別是歐美先進國家工作人員共事和溝通,基本上不存在什麼障礙,而他們的能力和表現,都代表中國,與此同時,他們也能分享作為聯合國五常之一、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在國際舞台上的耀眼榮光。

                                今日关键词:武汉检测旅客体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