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中国-上海音乐学院在1978年创立了“星期音乐会

                                漠河下雪

                                當解放日報記者在琴房裡拍下盧佩林那張黑白照片時,丁芷諾正在上音少年班就讀。少年班由賀綠汀開創於1951年,是上音附中的前身,第一批招收了25名學員,除了丁芷諾,還有俞麗拿、石林、鄧爾博等,他們被視為新中國培養的第一批音樂家。丁芷諾還記得,新中國成立初期,學樂器的人非常少,俞麗拿等幾位同學學過鋼琴,還有一位學過二胡,其餘的大多數都是「白丁」,只能現場唱一首歌,展示自己的樂感。

                                讓音樂融入城市生活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上海音樂學院培養了一代又一代具有國際視野的音樂家,然而他們的創作和演出並非曲高和寡,而是與社會生活、與人民的文化需求緊緊相連。俞麗拿提起,在上世紀50年代,她和同學們常常走出象牙塔,將音樂送到田間地頭,送到老百姓身邊。那時候,小提琴這件西洋樂器並不受老百姓的喜歡,她和同學們就用小提琴為老百姓演奏《步步高》,向民間藝人討教。正是因為紮根民族音樂,才有了中西交融、真摯動人的《梁祝》誕生。

                                延續注重實踐、服務大眾的傳統,上海音樂學院在1978年創立了「星期音樂會」,每周末在學校大禮堂舉行。在文化活動匱乏的年代,「星期音樂會」成為許多上海市民每周一次的音樂享受。演出門票在當時只要幾毛錢一張,不少愛樂者會提前把下一個月的套票買下。上音老教師秦尚修還記得,「星期音樂會」總是人山人海,不少場次一票難求。「那個時候條件很艱苦,但師生和觀眾的熱情都很高。如今許多活躍在各大舞台的音樂家,當年第一次登台都是在星期音樂會。」

                                從上音畢業后,盧佩林在上海交響樂團工作了多年。在上海交響樂團資料室無數的黑白照片里,我找到了盧佩林的影子。她雖不是獨奏家,也不是聲部首席,但卻是樂隊里必不可少的一份子。你也許不知道她的名字,但你有可能坐在台下聽過她演奏的某場音樂會,她曾在這條140年流淌不息的音樂之河中,激起過屬於自己的浪花。

                                盧佩林的弟弟盧琮輝告訴我,姐姐小時候學過一點鋼琴,但直到考進上音,才開始接觸大提琴。她從前在家練琴,地上總有一灘汗水。大提琴的尾針,在家裡的地板上留下了深深淺淺的痕迹。「我們那一代學生,練起琴來總是這樣廢寢忘食。」丁芷諾說。1960年,她和俞麗拿、吳菲菲和林應榮組成的上海女子四重奏,為了去德國參加比賽,每天進行高強度練習。每天吃完午飯,只休息十分鐘就接着開練了。「蘇聯專家勸我們,這樣下去會過勞的,但當時我們很年輕,渾身充滿了熱情,根本感覺不到疲憊。」那一年,上海女子四重奏拿了德國舒曼弦樂四重奏國際比賽第四名,這是來自中國的重奏組合首次登上國際領獎台。

                                1956年,中央音樂學院華東分院正式更名為上海音樂學院。新中國成立70年來,這裏湧現了丁善德、周小燕、桑桐、俞麗拿、廖昌永等幾代卓越的作曲家、音樂理論家、表演藝術家及教學名師,誕生了小提琴協奏曲《梁祝》、交響組曲《長征》等經典之作。許多畢業生成為國內外各大樂團與音樂機構的領軍人才。我想知道,照片上的女孩是誰?畢業後去了哪裡?是否實現了自己的音樂夢想?

                                「大學不應該有圍牆,藝術也是。藝術機構應該和市民、城市文化形成良性互動。」上海音樂學院院長廖昌永說。今年10月,新落成的上音歌劇院將正式投入使用,迎接廣大市民的到來。

                                亞洲最古老的交響樂團、中國近代歷史上第一所獨立的高等音樂學府,中國第一家交響音樂博物館,交織成了這片空氣中漂浮着音符的街區。倘若當年那個梳着麻花辮的大提琴女孩還在,走過這片街區,會不會感到驚喜?她當年未曾實現的夢想,是否已變成了現實?

                                將中國聲音傳遞到更遠地方几番輾轉,我找到了上音老教授、小提琴演奏家丁芷諾,她一眼認出了照片里的女孩。「盧佩林我記得,我讀附中的時候,她已經在讀大學了。有一次我父親丁善德從國外買了兩張唱片回來,其中有一張是德沃夏克的大提琴協奏曲。很長一段時間,盧佩林天天來我家聽,非常用功,畢業后她考入了上海交響樂團。」丁芷諾說。隨後,她告訴我,盧佩林上世紀80年代就去了澳大利亞,不過,聽說前幾年去世了。

                                這是一張解放日報記者拍攝於1954年6月的黑白照片。照片拍的是當時中央音樂學院華東分院的一間琴房,兩個女孩在那裡練琴:背景中的短髮女孩彈着鋼琴,面對鏡頭的,是一個梳着兩根麻花辮的圓臉女孩,低頭拉着大提琴。

                                【海上記憶·找到你】65年前,坐在上音琴房的麻花辮女孩

                                盧佩林的老同學趙佳梓回憶起他們的校園時光。在新中國成立初期,上音的師資力量相當雄厚,來自全國乃至全世界的知名教授在這裏教導和培養學生。盧佩林在校的時候,就曾師從俄羅斯大提琴演奏家佘甫磋夫和中國大提琴教育家陳鼎臣。他們對西洋音樂傳入中國以及中國音樂的繼承和發展起了巨大的作用。

                                上音管弦系張琳、鋼琴系李藝暉正在練習。(蔣迪雯攝)

                                改革開放以來,無數上音學子從上海走向世界,在圖魯茲國際聲樂比賽、多明戈聲樂大賽、貝藏松國際作曲比賽、瑪格麗特·隆國際鋼琴比賽、帕格尼尼國際小提琴比賽等世界頂級音樂賽事中屢獲大獎,為國爭光,將中國聲音傳遞到更遠的地方。

                                今日关键词:女星大闹高铁站